以此歌唱家来自地球

图片 2

在尝试无数种方法后,王姬终于寻得最佳机会,当年那些笼络朝臣建立派系的手段,被这位眼波流转的女人再次运用起来。宋国的后宫跟周天子的后宫相比,就是一座孤岛,对于在这里生活的女人们来说,她们要不然就自甘堕落,要不然就处心积虑霸占君侯,还要不然就如王姬一般,远离女人们的纤柔与懦弱,施展女人特有的魅惑技巧,她们要占领一个男人,就要将其扶植到权力的巅峰,她们情愿作为权力的垫脚石。王姬即是如此,《史记》载:“昭公出猎,夫人王姬使卫伯攻杀昭公杵臼。弟鲍革立,是为文公。”而对公子鲍叔而言,即便这个女人是自己的嫡祖母,礼数有别,但权力的诱惑实在是太大,公子鲍终究不可能辜负这个说不清楚关系的女人。

宋襄公当年虽然失败于楚国,但在其内心深处,对称霸中原的野心依旧没有消散,因此对于征战中原、会盟诸侯的事情,在其晚年依然频频出现。宋襄公推崇仁义,其中最为核心的就是尊重天子,非常提倡齐桓公那套尊王攘夷的理念。可谓是齐国理念的实践者,只是理解到表面,没有理解到深度,导致宋国最终的断代和失败。王姬在这样一个男人身边,孤独也就是难免的。

王姬因此并不是个安分的女人,如同这个时代一般,她“因戴氏之族,以杀襄公之孙孔叔、公孙钟离及大司马公子卬,皆昭公之党也”,这显然就是与戴公之族形成战略同盟,反而是不能够作为贤妻良母,促成家族和睦,宋国的内乱基因根深蒂固,即便王姬也受此影响,诸多家族纷争在王姬眼中遂成可加以利用的工具,也就是说,到宋襄公死后,宋成公继位,王姬就在处心积虑的有所图谋。到宋昭公继位时,王姬已经在朝中形成党派,甚至可以诛杀宋国公族子弟,这个女人果真不简单。

养尊处优的王室女子,很难认识到政治形势和天下格局的变化,纵容着自己的公主脾气来到繁华富庶的宋国。风烛残年的宋襄公自然喜欢美女,所谓英雄爱美人,素来有霸主之志的宋襄公自然把自己看作中原的霸主,也自眷恋窈窕淑女。但王姬喜欢宋襄公吗?很有可能不会,充斥在其面容和内心的,都是无法排斥的那种对人生无可奈何的失落感。

作为周襄王的姐姐,作为周王室结交宋国的筹码,王姬的作用也是非凡。周襄王时代,晋国在文公之治下达至巅峰,尤其是晋文公在打败楚国后,赠与周天子1000个楚国俘虏和100辆战车,则是对周襄王之最大的尊崇。但晋文公此举并非是所谓的“尊王攘夷”,而是希望借此在践土会盟中赢得周襄王的承诺,认可其在中原诸侯的霸主地位。史书载:“天子狩猎于河阳”,说的就是周襄王在河阳地区狩猎,践土会盟正好就在此地。而以天子身份自降身份前往诸侯组织举办的会盟,显然有悖于主次之分。周襄王的地位并不高,即便在中原的宋国势弱,与周天子结交,也并不能帮助宋国在外交战略中取得更大优势。

图片 1

王姬在宋国的地位并不见得如何高,尤其是在宋襄公晚年时期,晋文公回归晋国,费数年之机而终成为中原霸主。且知道当年自泓水之战而后,宋襄公就一蹶不振,也正是在这个时期,宋襄公接待流浪在外的晋国重耳,也就是后来的晋文公。以此推断王姬的年岁尚幼,史书载为“襄王之姊”,就极可能又是周襄王的长辈,显然其在周王宫中的地位可能并不见得低。如果这样来看,王姬到宋国自然在名义上或事实上都属下嫁,在宋国的生活自然就很难满足到这位公主的自尊。《说苑》载:“及周惠王,以遭乱世。继先王之体,而强楚称王,诸侯背叛。”周天子联姻宋国的目的,极有可能就是以此让宋国牵制楚国北进之路,宋襄公与楚成王的战争,与此必是有关。

本文来源:

《左传》载:“宋襄夫人,襄王之姊也,昭公不礼焉。夫人因戴氏之族,以杀襄公之孙孔叔、公孙钟离及大司马公子卬,皆昭公之党也。“这是近日来我们反复提及的女人。为何在浩繁的典籍中,我们会对这个女人进行浓墨重彩的描述呢?在宋国历史为数不多的女人中,王姬是个不同寻常的女人,在其人生中有四个男人都非常重要,周襄王,宋襄公,宋昭公,宋文公,这四个男人都非平凡人,一个是周王国的天子,一个是春秋霸主,还有两个都可算是王姬的孙子,但是其中的宋文公最终却成为其情人,这在凡事讲礼数的周王朝来说,是相当令人费解的事情。

【www.4000520800.com–中国历史故事】

图片 2

《左传》载:“公子鲍美而艳,襄夫人欲通之,而不可,夫人助之施。昭公无道,国人奉公子鲍以因夫人。”这个公子鲍就是后来的宋文公,此时经宋襄公、宋成公、宋昭公三代而后,已过二十余年,即便当年嫁给宋襄公之时仅为豆蔻年华,如今也是快近而立之年,就算是位美人,也只能说是风韵犹存。孤独、焦虑的王姬独守空房这么多年,面对公子鲍,年少之时的芳菲情绪终于重新燃起。宋国王宫内外的男子混杂了多种风格,穿朝服的,穿盔甲的,还是戴帽子的,在王姬的眼中构成了许许多多的细节。王宫之中睡得最晚的是王姬,醒的最早的也是王姬。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