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特色社会发育模式构建的法治路径

作者:中南财经政法大学法治发展与司法改革研究中心湖北法治发展战略研究院

政府社会治理职能界定及机构配置的法定化,要求从法律制度上合理界定政府社会治理职能,优化政府社会治理职能分工及机构设置,划清政府与社会之间社会治理权限边界。当前,应加快修改国务院组织法、地方人大和政府组织法,将政府社会治理职能定位为提供基本公共服务和维护社会秩序;合理配置中央与地方政府之间、政府职能部门之间的社会治理权限,科学设置精简统一高效、决策权、执行权与监督权既相互制约又相互协调的政府社会治理机构;制定行政机关编制法,完善公务员法配套制度,规范政府社会治理机构和编制管理;深化行政审批制度改革,严格依法设定行政审批事项,剥离政府不应承担的社会治理权力并放归社会;抓紧制定社会管理综合治理法,明确赋予社会管理综合治理委员会协调指导社会治理的主体地位,发挥各级综治委统筹协调指导社会治理功能。

建构我国城乡社区自治制度。修订物业管理条例等法律法规,将城市居民委员会组织法修改为城市居民自治法,将政府职能定位在政策保障、公共服务提供方面,将社区自治组织功能定位于服务社区群众;建立健全以社区党组织为核心、以社区自治组织为基础、以社区服务平台为依托、以社区其他组织为补充、驻社区单位密切配合、社区居民广泛参与的“多元共治、共建共享”的现代社区治理结构;增强社区自我管理能力,健全居民自治制度;降低社区社会组织准入门槛,积极培育社区社会组织,充分发挥社区社会组织化解矛盾纠纷和维护社区秩序的协调功能。完善我国农村社区自治制度,修改相关法律法规,将村民委员会组织法修改为村民自治法,明确村农民集体和村民小组农民集体为村民自治共同体,将村民委员会和村民小组长分别定位为村民大会及代表大会和村民小组会议的执行机关。深化乡镇行政管理体制改革,将村委会不应承担的政府社会管理职责回归乡镇政府,让农村社会组织承担乡镇政府让渡出来的社会事务;规范农村社区治理结构,完善村党组织、村民代表会议、村委会的职能,健全村级组织决策及监督机制;稳步推进农村社区建设实验,建立“居站合一、政社分开、民主参与”的农村社区管理新模式。

构建政府与社会组织合作协调机制,保障政社良性互动。完善社会组织孵化机制,为社会组织发展提供政府财政支持和政策保障。建立政府购买服务制度,健全政府购买服务的项目立项、经费预算、信息发布、招标管理、绩效评估等机制,引导支持社会组织参与政府无法管理或管理不好的社会事务。合作搭建网络、市民活动中心等政社合作平台,政府可公开发布决策意见征询、政务信息、政府购买服务项目等,社会组织可开展交流推介活动、提出意见和建议、反馈政府购买服务问题等,共商解决社会治理问题。

中国特色社会发育的总体目标在于实现社会自治,而社会自治的基础则为建构统一规范、科学完备的社会组织自治和城乡社区自治制度。

中国特色社会发育模式构建的法治路径。党的十八届三中全会就创新社会治理体制作出了一系列重大部署,提出改进社会治理方式,加强党委领导,发挥政府主导作用,鼓励和支持社会各方面参与,实现政府治理和社会自我调节、居民自治良性互动。

政社分开是中国特色社会发育的必要条件,其关键是政府社会管理职能界定及机构配置的法定化、政府社会治理权力运行的规范化。

中国特色社会发育模式构建的法治路径。政社分开的法律厘定

党的十八届三中全会就创新社会治理体制作出了一系列重大部署,提出改进社会治理方式,加强党委领导,发挥政府主导作用,鼓励和支持社会各方面参与,实现政府治理和社会自我调节、居民自治良性互动;坚持依法治理,加强法治保障,运用法治思维和法治方式化解社会矛盾。强调激发社会组织活力,正确处理政府和社会关系,加快实施政社分开,推进社会组织明确权责、依法自治、发挥作用;适合由社会组织提供的公共服务和解决的事项,交由社会组织承担;支持和发展志愿服务组织;限期实现行业协会商会与行政机关真正脱钩,重点培育优先发展行业协会商会类、科技类、公益慈善类、城乡社区服务类社会组织等。在此背景下,探寻中国特色社会发育模式构建的法治路径,有助于创新社会治理体制,维护最广大人民根本利益,最大限度增加和谐因素,增强社会发展活力,提高社会治理水平,全面推进法治平安中国建设。

建立公众有序参与反馈回应机制。修改和完善相关法律法规,明确公众有序参与的主体、范围、方式、程序、效力、救济途径及反馈回应机制。廓清公众参与的主体,立法领域的参与主体应与公共决策有利害关系、能代表其所代表阶层的立场,执法领域的参与主体应限制在合法权益受到或可能受到直接侵害的利害关系人范围;厘清公众有序参与的范围,公众参与涵盖政府决策、立法、执法和监督诸环节;规范公众参与的直接参与和间接参与方式,前者包括投票表决、信访、参加座谈会、论证会或听证会、专家咨询论证等方式,后者包括参与民意调查、通过媒体及网络发表意见、人大代表提案、政协委员议案等方式;明确公众参与的法律效力;赋予公众参与的法律救济途径。

中国特色社会发育模式崇尚国家与社会之间的良性互动与合作共治。政府通过公开政府信息、提供公众参与反馈机制,为政社良性互动提供必要的制度基础;公民和社会组织通过有序参与社会管理,有力促进政社良性互动;政府与社会组织构建政社合作协调机制,则更好地实现政社良性互动。

禀赋公民有序获取政府信息的权利。政府信息公开法或政务公开法应该明确规定公民享有获取政府信息的权利,确立“公开为原则,不公开为例外”的原则,明确政府信息公开目录、内容、时限、方式、审查机制及不予公开信息的范围,赋予公民依法获取政府信息的救济权利。

建立政社分开、权责明确、依法自治的现代社会组织制度。加快制定与民事主体类型化体系协调的社会组织法,将社会团体、民办非企业单位和基金会调整归并为社会团体和捐助团体,建立社会团体法人、非法人社会团体、捐助法人、非法人捐助团体组成的社会组织体系,与机关法人、企业法人和事业单位法人共同构成我国民事主体体系;弱化社会组织的政府依附性,将宗教性及政治性组织之外社会组织的设立由双重管理体制变更为民政部门的单一许可登记,允许备案方式设立非法人型社会组织,将社会组织自治事项通过分权、授权或委托等方式放归社会组织自行管理;强化社会组织的非营利性,明确社会组织与其成员、发起人、管理人、受益人之间的财产关系,取消允许社会组织取得合理回报规定;增强社会组织的自治性,加快建立权责明确、协调运转、有效制衡的法人治理结构;加大社会组织政府支持力度,给予从事非营利性活动的社会组织以税收减免优惠、政府购买公共服务、财政补贴、行政奖励等政策扶持;规范社会组织退出机制,明确社会组织及其管理人的权利、义务和责任;完善社会组织年报、信息披露、财税监管、第三方评估等制度。

中国特色;法治;发育;社会组织;治理

澳门新葡萄娱乐官网下载,政府社会治理权力运行的规范化,要求政府权力来源的法定化、政府权力运行机制的程序化。按照社会治理决策、执行和监督相互制约原则,加快制定行政程序法和政府信息公开法,破解政府权力运行无程序规制及越位、错位、不到位等难题,把政府公共事务管理服务的权力装进制度的笼子里;健全公众参与、专家论证和政府决定相结合的社会治理决策机制,实现依法决策、科学决策、民主决策;建立政府绩效管理和行政问责机制,健全政府权力监督制度,出台行政补偿法,修改行政复议法、行政诉讼法和国家赔偿法,做到有权必有责、用权受监督、违法要追究;制定法律监督法、公务人员财产申报公开法、预防腐败犯罪法等法律,促使公务人员依法行使权力,推进法治政府、服务型政府建设。

社会自治的制度构建

政社互动的制度型构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